新闻中心

  • 教育目的
  • 教育新闻注册

联系我们

主营:

  • 教育目的
  • 联系人:魏先生

    手机:13801139

    QQ:645285

    邮箱:shy教育新闻注册@163.com

    电话:86-021-69772512
    网址:http://www.fengtedu.com

    地址:上市青浦工业北青公99号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教育新闻 > 教育目的 > 文章内容
    教育新闻iOS

    历史上的1901年6月3日 张学良诞辰

    点击次数:108 更新时间:2019-06-12

        届时,将有重量级评委嘉宾全程坐镇,挑选新一批优秀艺术苗子。  全面升级  儿童剧小演员、少儿网络春晚节目虚席以待  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,今年大赛全面升级,不仅可以以“艺”会友、展现自我,通过地区赛的选手将有机会参与《百变大小姐》儿童剧小演员的选拔,进入决赛的选手有机会参与浙江省少儿网络春晚录制。  儿童剧《百变大小姐》由《魔法学院》原班人马打造。截至目前,《魔法学院》在视频网站爱奇艺的点击量已超过一亿,捧红了不少新一代小童星。

        马克里指出,阿根廷国土广袤,资源丰富,在农业、旅游和科技创新方面都具有现实优势和巨大的发展潜力。2015年就职以来,马克里领导阿根廷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经济、社会和对外政策的改革措施,取得了明显成效。

    历史上的1901年6月3日 张学良诞辰

      在112年前的今天,1901年6月3日(农历四月十七),诞辰。     1999年5月21日,《人民日报》王秦撰写的文章《我为张学良大舅爷贺寿》。 其中写到:    爱国将领张学良将军的百岁寿辰在即,我同大家一起热烈地祝愿他老人家和赵一荻夫人健康长寿!阖家幸福!张学良将军是我母亲的舅舅,是我外祖母张冠英的弟弟,因此我称他为大舅公,东北话就是大舅爷。     大舅爷共有手足14位:一位姐姐、5位妹妹和7位弟弟,兄弟姐妹感情很好。

    尤其是与姐姐张冠英及二弟张学铭,一母同胞更为亲密。

    他们3位早年丧母,少年时共同成长,成年后互相惦记,来往密切。     能看望我的大舅爷是我们家族四代人最大的心愿。

    早在1936年他刚被扣押的时候,家族内部就做过大量的努力,希望能去看望他并试图营救他。 我外祖母曾经给蒋介石先生写信,要求探望,但未能如愿。

    1949年后,大陆台湾隔岸相峙,台湾海峡成了亲人之间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,但亲人的思念从未停止。     我姥姥张冠英一直十分想念大舅爷,经常把他从贵州和台湾看守所中寄来的信和照片拿出来看了又看,并一再地对我母亲说:一定要想办法去看看他们,他们两人关在那里,实在是太苦了!二舅爷张学铭病危时,张鹏举舅舅和我一起守护着他,为他做录音遗嘱,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非常吃力地说:我想念我大哥,我想见见大哥!将来你们一定要想办法去看看他!我母亲年少时常随我大舅爷一起出游,受他的影响很深。

    大舅爷被扣后,我妈妈参加了东北救亡总会的工作,投入到全民族抗战的伟大斗争中。 我从北京大学毕业后,妈妈希望我从事历史研究,收集和整理大舅爷的资料,将他的事迹和爱国主义精神传之后世。

    妈妈还盼望有机会能领着我们跨过台湾海峡,去看望大舅爷和家中的诸位长辈。

    但海天相隔,老一辈的亲人们没等到这一天,他们将这个心愿留给了我们,嘱咐我们去实现。     一年又一年冬去春来,到了九十年代,探望大舅爷终于有了可能。

    1998年5月我们赴夏威夷去看望他老人家。 此行共6人,其中有大舅爷的侄子、天津市政协委员张鹏举及夫人吴量绩,还有我和我的丈夫清华大学工程师于杰。

        我们于5月30日抵达夏威夷,5月31日上午参加中华基督教会在教堂为大舅爷举办的生日感恩会。

    这次来祝寿的人很多,有中华慈善总会会长阎明复先生和夫人吴克良女士、东北大学前秘书长宁恩承先生及女儿宁克嘉女士。     大舅爷上午9时来到教堂,气色很好,精神健旺,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。 赵一荻女士因不久前手部摔伤,大臂还绑着绷带。 见到老夫人带伤出席感恩会,大家又高兴又担心。

    来自世界各地的亲朋故旧纷纷走上前向他们表示祝贺与问候。

        6月2日上午,在希尔顿饭店我们再次拜见了大舅爷,他乘轮椅来到我们中间。 见到大舅爷我十分激动,几代人的心愿,终于在今天实现了!大舅爷以长辈身份坐在轮椅中接受了我们的鞠躬和跪拜。

    我们向他老人家报告了家中的情况:先说姥姥和二舅爷十分想念他,嘱咐我们一定要来看望他,又说了四舅爷、八舅爷、二姨姥、四姨姥的情况。

    张鹏举说:大爷,我爸爸临终前说:我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在西安事变后见到我哥哥,告诉我无论如何你也要去见大爷一面。 我还特地带去了姥姥张冠英的照片。 大舅爷关切地问起我姥姥的情况,随后又问起家中其他亲人的状况,亲切地和我们叙家常。 他老人家身体硬朗,思维清晰,对往事记忆得很清楚。

    大舅爷与在中国大陆的兄弟姐妹已经几十年没有见面了,十分关心他们的情况,他听得很仔细,还不时插上一两句话,言语中流露出他对大陆亲人们的关心与思念。     此次赴美前,东北大学的老校友邱琴先生托我给大舅爷带去一封信和一本《东北大学史稿》,他收下后,仔细地翻看了东大校史,表示要收藏起来。

    他对东北大学十分关心,每年都亲自接见东北大学的来访者。 通过一个多小时的谈话,我感觉到大舅爷十分关心东北家乡和亲人以及旧部、学生们的情况,大舅爷对祖国大陆的事情了解得比较多,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消息闭塞。     在谈话中我还说到我的儿子于泓很想来拜见他老人家,但因为在上学未能成行,想请太爷爷签名,留作永久的纪念。 大舅爷很爽快地挥笔在我带去的夏威夷明信片上签下了张学良3个大字,十分遒劲有力。

    跟着又为张鹏举签了名。 随后我们和他拍照合影并陪同他去海滩散步。

    1998年的夏威夷之行,()是中国大陆的亲属首次探望张学良将军,是我们家族在几十年的离散之后,一次十分重要的聚合。 这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准备,在各个方面的大力支持与帮助下实现的一个梦想。 从我们家族的离散与聚合中,可以看到个人、家族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。

        张学良2001年10月14日在美国夏威夷逝世,享年101岁。

    上一篇:明朝末年毛文龙创建东江抗金基地的始末与兴废 下一篇:辽宁拿到2018年执业药师证书后哪些人不可以注册?